NOKI give give me five

爱你即正义

曾是惊鸿照影来

这大过年的

三寒:

明先生将近四十岁的时候,娶了位华人妻子。
见过的人都说,明太太真像是中国画上走出来的女儿,眉目素雅,温婉柔顺,与儒雅沉稳的明先生,真是良配。
听得久了,明先生也觉得,真是良配。
她会在暮色里倚门而望,见明先生回来,默契地接过他的外衣与特意买给自己的甜点,对着丈夫漾开幸福的笑。
她也会在闲暇的午后耐心地沏一壶花茶,侍弄完花房里各色兰花的明先生坐过来时,汤色正好。
她还会执着羊毫小笔描摹明先生的画,有时是清淡的兰草,有时是富丽的牡丹,笔法与明先生如出一辙,用先生的话说,以假乱真,足矣。
当真是举案齐眉,当真是神仙眷侣。

五月的某一天,明先生陪妻子去看画展。
两人信步闲走,明先生微笑着听妻子与他品评墙上的名画,在恰当的时候点头赞同,或者在她歪着头思索时提点两句,恩爱又和睦。
听到妻子惊呼的时候,明先生的目光正定在一幅名为《家园》的油画上,他从思绪里把自己扯出来,疑惑地看向妻子——她正与一位华人女子执手笑谈。
哦,他乡遇故知了。
明先生走到妻子身边站定,正待开口,已听得夫人介绍道:「阿妩,这就是我家先生。」
明先生一愣,又瞬间回过神来,浅笑着应和,面色沉静温文,心里却翻滚出一阵痛楚。
我家先生,多熟悉的句子啊。
连语气都那么熟悉,唇齿间满是化不开的亲昵,说不尽的情愫,还有掩不住的得意。
我家先生。

我家先生说:「你下次喝醉了我就直接把你打晕拖回来,省得闹我一晚上不安生。」
我家先生说:「你红着眼往前冲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疼呢?!张嘴,吃个糖分散一下注意力…」
我家先生说:「我好不容易失个眠你就不能给我哼个催眠曲吗?你失眠我可是唱的法语版的摇篮曲呢!」
我家先生说:「你还有漫长余生,总要有个人守着你。」
我家先生还说:「若是真有轮回,来世我一定陪你到最后,可好?」
他能怎么回答呢?
「好的,先生。」



我假装不记得小伙伴说如果再捅刀就给我寄镜片……
流量紧巴所以没有回复但是评论我都看得到所以欢迎留言~~
大过年的不许动手打我哈!

评论
热度(207)
  1. 杂食屯粮怪三寒 转载了此文字
©NOKI give give me five | Powered by LOFTER